党员廉洁建设

海瑞的廉政故事

发布时间:2017-07-03

    海瑞(1514-1587),明代著名清官,举人出身,41岁入仕,初任福建南平县教谕(无品,近似县教育局局长),45岁时升任浙江淳安知县(正七品),最后官至南京右都御史(正二品,近似今监察部部长)。这位在历史上以敢于上疏骂皇帝而著称的大臣,也是一位享誉古今的大清官。

    一、为官廉洁,一生清贫。海瑞为官,始终坚持最高的廉洁标准,除了领取政府下发的俸禄外,他绝不接受哪怕一分一毫的“灰色收入”。明朝官员的俸禄,是历代王朝中最低的。海瑞任淳安知县时,每年的实际收入仅为12石大米,27.49两银子,360贯钞。依购买力计算,他的月薪大致相当今天的1130元。海瑞上有老、下有小,一家全靠这么点收入,生活水平跟今天的低保户差不多。尽管收入低到难以解决全家的吃饭问题,但海瑞依然毫无怨言的接受,完全靠工资安排生活。身为知县,他亲率仆从在后衙种蔬菜自给,当然吃不起肉。有一次海瑞为母亲过生日,买了二斤肉,这居然成了新闻,传到了总督(近似省委书记兼军区司令)胡宗宪耳朵里,胡总督竟以传播消息的口吻说:“听说海知县给老母过生日,买了二斤肉!”

    海瑞最后死于南京右都御史的任上。这位二品大员去世之后,仅余白银20两,连丧葬费都不够。他的好友王用汲去看他,只见布衣陋室,葛帷(用葛藤织的帷布,比麻布还差)还是破的,连个穷书生的境况都不如,感动得直流眼泪,并为他凑丧葬费。

    一个堂堂的正部级干部,竟然清贫到如此程度,其道德操守不由令人肃然起敬。

    二、厉行节约,反对奢侈。海瑞本人十分节俭,对下属也严格约束,除了严禁收受各种“灰色收入”外,连公费支出也大为减少。淳安地处交通要冲,过境官员士大夫很多。按照当时流行的规格:一般官员路过,大概需驿费(招待费)二三十两银子,折合今天人民币6-7千元;如果督抚大员路过,需银三四百两,近10万元人民币。明朝时,官府并无此项经费预算,都是由当地百姓负担。海瑞做知县前,淳安县每年的驿费开支高达白银12000多两,百姓每丁需纳银三两五钱。海瑞到任后,调整了标准:一般官员过境接待费为五六钱银子;如果督抚大员,可再增加二钱银子。一年下来,淳安的驿费仅需银900多两,每丁仅纳银二钱五分,为此前的7%。仅此一项,每年向百姓少征1万多两白银。9年后,海瑞出任应天巡抚(近似省委书记兼省长),发布《督抚条约》36款,规定:巡抚出巡时,府县官员不得出城迎接,伙食标准为每天纹银二至三钱;境内公文,一律使用廉价纸张;境内的若干奢侈品要停止制造……

    公款消费历来都是腐败的重灾区,海瑞从知县到巡抚,始终坚持厉行节约,严禁奢侈浪费,真是一位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好典型。

    三、坚持原则,不畏权贵。海瑞不仅严格要求自己和属下,还一视同仁地对待上级,不畏权贵。

    海瑞任知县当年,总督胡宗宪的公子路经淳安。据说这位胡公子一路过来,各地都是按一二百两银子(略低于巡抚)的规格接待的,府县长官不仅出面宴请和出城迎送,还要孝敬银子。然而到了淳安,知县不仅不出面,驿丞(近似招待所所长兼邮政局长)还仅以五六钱银子的规格来接待他,胡公子之怒可想而知,他大发淫威,令人将驿丞绑了,倒着吊了起来。海瑞闻讯,立即令人将他拘押,没收了他携带的数千两白银,并将他押送至总督衙门,附信一封称:此胡公子必系假冒,因总督大人节望清高,不可能有这样的不肖之子,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金银财物。海瑞这样做,胡总督也并未怪罪他。

    两年后,都御史鄢懋卿奉旨清理盐税。这位钦差大臣是个贪官,大权在握,各地官员自然招待周全,不敢怠慢。而钦差大臣也爱沽名钓誉,行前发出通令,标榜节俭,说自己“素性简朴,不喜承迎”。这样的官样文章地方官早已司空见惯,又岂会当真。但海瑞却毫不含糊,在鄢懋卿抵达淳安之前,海瑞派人送去禀帖,说钦差大臣你一路过来,各处皆有酒席,每席费银三四百两,供应奢华,连溺器都是银的。海瑞还提醒说:大人你如果不能拒绝地方官这样的恭维,将来势必无法做到公事公办,难以完成皇上的重托。鄢懋卿接到禀帖以后,就绕道他去,没敢进入淳安,而淳安百姓也免去了一场浩劫。

    都说公款吃喝难以杜绝,最难的恐怕还是由于要接待上级,而海瑞不畏权贵、一视同仁的做法无疑给我们树立了一好榜样。

    海瑞是一个恪守圣人之道并坚持身体力行的人,始终坚持为官一处,造福一方,真正做到了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,处处为老百姓着想。他为官清廉,政绩突出,享誉朝野,入仕虽晚(41岁),但很快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小吏升任知县(45岁),又较快升任巡抚(56岁),并且管辖的是全国最富庶的江南地区,这对于一个仅仅举人出身的官员来说是破天荒的。但是,也正是由于他“摧豪强,抚穷弱”,处处维护百姓的利益,又使他严重触犯了官僚集团的利益,终于招致朝野官员群起而攻之。57岁那年,他当巡抚仅8个月就被免职,接下来是长达15年的退隐生涯。72岁时才复出,但又多次被参劾,只因得到皇帝的“优容”才未被免职。

    海瑞就是这样一位清官,他不惜得罪权贵,也要维护百姓的利益,以至于他在封建官僚集团和平民百姓之中具有两种完成不同的形象。一种是怕他:当年他出任巡抚的消息刚传出,人还没到任,当地许多官员就已自动离职,豪强之家纷纷把朱漆大门改成黑色,连驻地的织造太监也把轿夫由8人减至4人,其声威可见一斑。但另一方面,海瑞的政治措施及清廉作风却深得百姓的拥护和爱戴。他死后,从江上归葬时,南京的市民生意都不做了,纷纷去为他送行,长江沿岸挤满了穿戴白衣帽的百姓,人们失声痛哭,把酒酹江,延绵一百多里。

(供稿:北京总部 王小强)

版权所有: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 京ICP备11023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2994号